阿薩。

存文章的地方
主要在這:http://www.plurk.com/jinjinazui

00Q、KSM、也許會有其他。
現在蝙蝠家通吃,但主要還是Brucedick

[亞瑟]夜談ㄧ景 (亞瑟比爾無差)

說說你的歷程吧。男人坐在床邊看著倚在書桌旁的騎士。
你去了那樣的久。
好。騎士說。那是一個城市,在沙漠中央—

夜談一景。

那座城市沒有名字,也很少人知道他的存在,他的名字便是城市本身。(騎士做到了王的椅子上,毛皮滑而膩人。)
他在沙漠中央,傳說是拜占庭所遺忘之地,那裡有著一喝即醉的酒與取之不盡的肉魚,那邊的人們美麗而仁慈,幾乎遍地黃金。
那座城市沒有名字,石屋綿延不斷,而天空被棉繩分割成窗。居民將名字繫在天上,我的國王,那是他們思念的或是愛人之名,而名字垂下陰影處便是意指。是的我的王,那些黃金,黃澄而透亮,他們的戰馬驍勇卻不為所用,他們的鐵器鋒利卻只屠宰牲畜,他們精良的黃金只給予愛人。那城市的構成只有依戀...

莓果(NC一17,Bill/Arthur)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053653 吃光光只好AO3

箭與劍(亞瑟比爾無差)

如果歷史的箭頭果真如此凌厲,劃破時間直直刺穿作為卡美洛王國的終點,肥鵝比爾是毫無機會的隱沒在圓桌騎士群中,在亞瑟·潘德拉剛的審視下宣告對君王的忠誠,但可惜的是,他們的歷史並非筆直的箭,只需梅林魔杖揮動空氣的力道,那隻箭便會往誰也無法料想的地方飛去,並鏗的一聲一


一支箭從亞瑟·潘德拉剛的耳際飛出時,他正用他的劍砍下一個諾曼人的頭顱,北方的外族帶著寒氣,彷彿連血液都會凍結在劍稍上,亞瑟不知道是誰射了那一箭並刺中敵人的左眼,他抓著蠻人的長辮,一手將對方的頭顱砍了下來。另一支箭射了出來,


當箭插入亞瑟臉邊的靶時比爾透出了那道笑容,亞瑟太過了解那道弧度,搭著神彩奕...

[gotg2] 超級瑪莉 (勇度&星爵 親情向)

勇度˙猶冬塔再次嘗試著讓自己的箭矢聽從新型鰭,卻又再一次的將箭矢砸上了他的船,這讓破壞者有些心煩。勇度作為一個老練的獵人,最為無法忍受的便是手邊沒有上手的武器,在從弓箭轉為音控的科技矢時勇度已經忍受過一次這種焦躁感,現在的他並沒有因為部屬的增加多安心一絲一毫——這甚至讓他更加焦慮——正如一顆樹越多分支,越容易勾拌到什麼狗屁倒灶的東西。

而現在他真的有這麼一齣狗屁倒灶的事。彼得·奎爾與過往戰友的決裂同時到來。這讓他的船出現了隱隱的雜音。他知道他在這時候轉換武器是愚蠢至極的事,伊果還未發現他窩藏了什麼秘密,也不知道他掀了什麼底,破壞者才剛落下狠話—

自由的號角對他而言不重要(他媽...

[Batfamily ][Dick中心]一夜閒談(一)



「這樣看來,超級英雄的生活也許無聊異常。他們將大半的時間(通常是夜晚)拿來打擊犯罪、拯救地球、鍛鍊自己或是治療創傷,另外那半天除非你是布魯斯‧韋恩(倒不是說布魯斯‧韋恩**真是超級英雄**,你知道這就是個比喻),要不然還要裝著一般人庸庸碌碌,當個記者阿或警察什麼的。但總有人會幹這種傻事不是嗎,這就是關於信念的問題。就跟總有人會去賣那些不賺錢的畫、唱那些沒人聽的歌的。」迪克‧葛雷森一邊啃著甜甜圈一邊盯著便利商店裡戴著鴨舌帽的人一邊跟他的同伴閒聊。

「所以?我才不想管那些英雄的日常生活,我只是她媽的覺得他們把我們當笨蛋,最後連我家的傑克都拿著那個什麼—夜翼還是雞翅什麼的對著我亂吼亂叫。」大約是被男人...

[怪產] KISS KISS BANG BANG 1(兄弟/部長)



KISS KISS BANG BANG 1

帕西佛‧葛雷夫若在這時下筆,為自己的人生寫下一段註解,應該會在第一頁寫上:不負美國魔法國會、不負美國、不負家族。

但在標示葛雷夫部長事業與追求的背面,他會在第一頁墨跡尚未滲透時寫下另一段話:他媽的荒謬愛情。

若跟紐約巫師談論帕西佛‧葛雷夫,美國魔法國會安全部部長,每個人必定這樣說:葛雷夫部長是紐約的傳說,魔法界的幸運盧西亞諾。在不知箇中道理的巫師眼中,這的確是帶有某些貶義的讚譽:帕西佛‧葛雷夫雷厲風行了整個紐約,將魔法與莫魔世界緊密劃開一道鴻溝,而若有哪個莫魔敢踏進魔法領地的一小點—遺忘咒的速度可比槍中子彈還要凌厲。他帶領的正氣師各個精銳盡出,忠貞不二,...

Bleach and Chestnut flower 1(ABOlPWP)

#3A1O (兄弟魁A丶部長O)
#本篇是部長受四批謝謝

試試這個能不能開

http://telegra.ph/Bleach-and-Chestnut-flower-02-05

[FB and WTF] 龍眠 (Gramander)

Percival Graves 從不懼怕死亡。在當他成為正氣師的那一刻,他便把死亡當作一個風險,一陣稍顯狂暴的風雨,一切歸於平靜後依然毫無不同一你這樣太過無情,居住於遠方的友人半是嘲笑的朝他吐出一串白煙一戰時的菸草稀少,但只要有所戰功,無論是女人或是香菸照樣手到擒來。你要早點認清現實,Graves接過了煙,一陣巨響和絕望的叫喚從帳外穿來,吾友,我們正在戰爭哪。

Graves記不得他的友人對於這件事的回應,當時太多事攪和成為一團不可理喻的混亂,哪條戰線潰敗了,又有哪個敵軍天才發明了惡咒,鷹馬暴動著,糧食後勤誤觸了陷阱咒讓整星期補給付之一炬一一太多事情圍繞在男人身邊,讓他除了戰勝,連死亡...

[FB and WTF](Newt/Credence) A Christmas Song

It's beginning to look a lot like Christmas 系列


A Christmas Song

Newt發現Credence有時會小聲的,哼著調子。

而倫敦今天下了雪。

當夜晚變成藍紫的時刻,昏黃的路燈伴著路人厚重的呼吸,那些鈴鐺聲與頌歌攏照著Newt與Credence。他們走上了騎士橋,四周開始籠罩著閃爍的燈泡光輝,各式的金球與禮物。Newt剛解決了一件地精騷擾麻瓜的事件,Newt滑稽而略為踉蹌的捉捕著那些粗俗的傢伙,Credene幫忙著固定那褐色的皮箱,確保那些地精能一隻隻跌入Newt的世界中。飼育員流著汗,揮動著魔杖,那些光芒透過家戶的聖誕...

[FB and WTF]即便在箱中依然陽光燦爛 (Newt/Credence)

Credence孩提時曾殺死一條蛇。

當他被母親抽打一頓後奪身而出(他還未學會服從,也許自始至終都未真心學會),他在街邊轉角看見一條漂亮的綠蛇,吐著信盯著男孩看。這讓男孩生氣極了,你憑什麼看著我!男孩怒吼著拾起路邊的石子丟向生物,那條蛇意外地沒有動(就像是被釘子釘在空氣中,Credence在草枝編成的窩裡說著。箱子裡有魔法的陽光,一切都好,他窩在飼育員身旁,說話。)。     

石子紛紛落向那生命,蛇被打的抽動著,卻無法逃離。

你該反抗,男孩哭叫著(哭泣,是唯一反抗的方式),石子越丟越大,綠蛇抽動著,這反而激怒了男孩。他費力的抬起了一塊大...

©阿薩。 | Powered by LOFTER